A ridiculously ‘good’ life

An ‘interesting’ chat

非常苦逼,还在为毕业挣扎. 

因为一直没文章。

我的想法撑不起我的自尊,丢不起人。

我一个小硕,没人管的。

已经忍着恶心开始写了。

也没有,单纯因为简历上研究生跟本科比差太多了,更丢人。

屁啦,所谓理论研究,大多荒谬绝伦。

这领域,现在大多数是一帮五十步笑百步的sb们. 

不浮躁,都在饥渴的做没什么卵用的傻逼文章。天下乌鸦一般黑。

从大学毕业不到21周岁的风华正茂,到现在被摧残的不是人的大傻逼。

这种经历有什么好不恨的。

并没有,现在为快为多的极致成功学至上的社会,难得苦逼这么长一段,而且让我下定决心离开这领域了。

也没有,我只单纯地想做点值得做的有兴趣的事,我希望是每天带着对问题的思考睡觉,而不是被满满的厌恶和恶心让自己失眠。

这几年几乎。

家里人希望,我到没什么兴趣,我一直都更在乎多学点好玩的东西。

我已经申请读其他领域的研究生了。

我怕再一次傻逼,读研试试水,不行就退学。而且我还没想好读博。

申请没消息的话,毕业就回去结婚。要是有戏,今年67月份回去吧。

她在医院工作着呢,很排斥出来,尊重她吧。

没有,还在加拿大。

我没那本事。我还是对纯技术感兴趣,你有资源可以开啊,我回去给你打工。

……

Table of Contents